晓筑

全职旧文不删都在这。
海边西瓜地:书文漫记录
芊羽暮:百合花开和原创
红砖墙:j禁

【短短短短短短打】老来多健忘

初三的时候写的瓶邪段子0.0想起来了就发一下嗷

 

从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去爷爷家里玩,爷爷是个温和的人,在西泠印社开了家古董店。他一直住在这里。虽然说我叫他爷爷,但其实我们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我没有奶奶,爸爸说爷爷终生未娶,他是爷爷领养的孩子。我也只是奇怪,为什么爷爷不肯娶妻子但是肯养一个孩子。爸爸说,那是因为爷爷有一个深爱的人。爷爷深爱的人?是什么样的人啊?但是爸爸说他也不知道,从来没有见过。然后我又问爸爸说既然爷爷有深爱的人,那为什么没有娶她呢?相爱的人就应该在一起啊,童话里不都是这样的吗?爸爸只是拍了拍我的头没有说话,说现实从来不会像童话一样。

后来的一天,我实在是按捺不住我的好奇心,在爷爷讲故事哄我睡觉的时候让爷爷给我讲讲他深爱的那个人。他拍了拍我说这是个很长,很长的故事,等我长大了再讲给我听。今天还是继续给你念小美人鱼吧。我撇了撇嘴,闹着说让爷爷现在就讲给我听,我已经五岁了够大了。爷爷沉默了一会,说那个人啊,是个沉默寡言的人。话很少,但是总能讲出让他感动的话。他说他长得很好看,皮肤白的很,眼睛和头发都是墨黑墨黑的,特点是食指和中指奇长,总之是让人看了一眼后就不会忘。然后我又问爷爷说你为什么不娶她呢?爷爷先是失笑,说那个人啊,是个男人,怎么可能娶他。我又追问说那他现在怎么没和你呆在一起呢?爷爷沉默了。我等到快要睡着的时候,才听见他声音很低的说,因为他没有回来。他失约了。

我长到十二岁的时候,发生了一件让我到现在还记得的事情。那天是个雨天,我呆在爷爷的古董店写作业,爷爷在里屋睡觉,睡着前嘱咐我说有客人的话记得叫他。我心想下着雨呢谁会来,忽然门就开了,有个人走了进来。明明外面的雨挺大的,他却没有打伞,深蓝色的帽衫往下滴着水。他摘下兜帽,头发像墨一样黑,只是往下滴着水。刘海很长,几乎要遮住眼睛了。我连忙给他递了条毛巾,他摆摆手表示不用。我又问他说要买东西吗?店主在睡觉,等一下我去叫他,然后就要往里屋走。他犹豫了一下,说不。他的声音很低沉,但也很好听。然后把手伸进了兜里,我看见了他奇长的食指和中指。他掏出了一个类似玉玺一样的东西,说给他。语气平淡的很。

我有些奇怪,第一次见到来古董店不买东西还要给人东西的。而且这个人我感觉很熟悉,像是爷爷曾经给我描述的那个,他深爱的人。但是世界那么大,也不一定就是那个人。那个玉玺着实奇怪,入手以后沉甸甸的,长得也很奇怪。我进到爷爷的卧室里,看见他根本没有睡着,靠在床头坐着。我问他说怎么不睡觉?他说睡不着,心里觉得慌慌的,像有事要发生一样。他问我说是有客人来了吗?我说没错,不过那个人奇怪的很,看起来不像是要买东西的,他说让我把这个给你。说着我就把那个玉玺递了过去。爷爷看到他的时候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几乎是像抢的一样就把玉玺接了过去,如同一个看见了糖果的孩子一样。但是他眼里的光很快就黯淡了下去,他微微的笑了一下,那笑和平时的笑不一样,简直比哭还要难看。他下了床,写了一张字条递给我,说把这个给那个人就行了。外面下着雨,他肯定没有带伞。把我的那把黑伞给他吧。

我接过字条,心中奇怪。看爷爷的反应他们肯定是认识的,那为什么不肯见他。我去拿了伞,然后偷偷的打开了字条,上面只写了五个字:“老来多健忘”。我把纸条和伞一起交给了那个人,他拿着字条的手微微的抖了抖,抿了抿嘴唇,说了声谢谢就拿着伞离开了。我目送着他离开,他的孤独的背影渐渐融在了雨里,自此消失不见。

后来爷爷去世了,死前留的遗言是骨灰撒了就行,别埋了还浪费土地。西泠印社的铺子就给爸爸继承了。葬礼来了很多不认识的人,爸爸说是爷爷年轻时的朋友们。但那个深蓝色的,融在了雨里的身影一直没有出现。

再后来我上了大学,离开了杭州。有一次听老师讲课,讲的是白居易的一首诗。听着听着我就泪如雨下,为爷爷,也为那个人。

那句诗是: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评论(2)

热度(1)

©晓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