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筑

全职旧文不删都在这。
海边西瓜地:书文漫记录
芊羽暮:百合花开和原创
红砖墙:j禁

【阳炎相关】毕业

#注意#

 

#高校生组同级设定

#贵音中心

#文乃因交通意外身亡设定

 

#有OOC

毕  业

那么我们的毕业又带来了什么,是你用不及格的试卷折成的千纸鹤,是你养在教室里现在已经显露出枯败之意的绿植,是你消失的身影,是三年来凌乱的心跳,还是我无谓的,终究会消失在岁月深处的爱意。

-----------------------------------------------------------------------------

今天是阳炎高中高三学子的毕业式,天气很好。

我的名字是是榎本贵音,是一名简简单单的,除了眼神凶恶外都很正常的女高三生。

特别说一句:傲娇的猎奇游戏厨啥的我才不是。

“。。。三年的时光转瞬而过,现在是我们分别的时刻了。但请诸位同学切勿忘怀我们一起度过的岁月。。”

年级主任在看台上热泪盈眶的发表着演说,尽管她平时对我们管头管脚的烦的要命,看到你在玩PSP就一定回没收,一次考试成绩不理想就大发雷霆,是个凶残无比的老女人。但是这一刻,我决定要忘掉这些。再怎么说,她也是带了我们三年的老师。

“。。总之。。希望!希望大家都能考上理想的大学!不要白费了这三年的努力!!”结尾句明显带上了哭音嘛,主任!不哭不哭!站起来!你可是要成为没收王的女人啊!

虽然这样腹诽着,但我也和大家一样给予了热烈的掌声。

“。。。我忽然觉得,年级主任好可爱。。。”坐在我身边的遥低声说道。

“看来你脑子出现了问题。”虽然我也是这样想的,但我绝对不会这样告诉他的!

“诶,贵音你不会还因为那个被她收了的PSP而记恨她吧。。。”

“才没有呢!”我是那么小气的人?不过也确实有点在意,只是一点而已!

“不要生气啦。。我的速写本也被她撕了好几个啊。。真是心疼呢QAQ”“。。。你为什么要把那个QAQ给念出来啊!”而且既然念了QAQ就不要一脸白痴的傻笑啊!!我强忍住想要揪住他的脸来回扯的欲望,压低声音吼道。

真是的,为什么这样的一个人会是我的交往对象啊啊啊啊啊!!!!而且还是初恋情人!!当初的我一定是瞎了眼才会喜欢上他吧!!!!

但那张总是在傻笑的脸的确是会让我移不开视线呢。我尽力压抑住胸口的高鸣,装作淡定的样子面对着他。恩,脸应该没红吧。

“贵音你的脸好红啊。。。哪里不舒服吗??”遥这样说着,有些担心的把脸凑的更近了一些。

“别把脸凑的这么近啊!!”我不由自主的捏上了他的脸颊,又拽了拽。

 “呜诶,贵音放手啊。。你不觉得伸太郎同学今天很反常吗?”分明还被我捏着脸呢,思绪已经转移到那家伙的身上了吗,真是让我不爽。。

于是我又用力的扯了扯遥的脸,才放开了手。

 “。。那家伙每天都很不正常啊,有什么反常可言。”谁管那家伙会怎样啊。哼哼,不过能看看那家伙糟糕的脸也不错啊。

恩,也许是有点反常吧。如果是正常的伸太郎,在我和遥闹腾成这样的时候一定会说着“吵死了”的瞪视过来吧,可今天的他只是很淡定的坐着,眼睛直直的看着窗外。

“唔,文乃酱死去的事情是不是给他造成打击了呢。。。”遥低声的念叨着。

“怎么可能!那家伙根本就没在乎文乃酱吧!”我愤怒的打断了遥。

真是的,那家伙明明连文乃的葬礼也没有出席。真是个混蛋。

就在一个月前,我的好友兼如月伸太郎的同桌,楯山文乃,死于一场交通事故。

很不公平对吧,明明是那么温柔的人。

为什么,是文乃呢。

“可是文乃死后他也没有找新的同桌啊?这叫什么。。大概叫守寡?感觉哪里不对,但是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遥这样说着,挠着头发嘿嘿的傻笑了起来。

“什么跟什么啊。。那个只是因为那个性格恶劣的家伙找不到新的同桌了而已吧。”话虽这么说,但是之前的确是看到了有同班的女孩子脸红着站到他身边,和他说着什么的样子。

大概也就在两周前左右吧。

但是他也只是看着窗外很冷淡的说了什么,连用手托腮的动作也没有变。真是的,这么忽视女孩子活该单身一辈子!

“同桌这种东西最麻烦了,”他对那个女生说的话,和当班级的女生流着眼泪把白色的花束摆到文乃的桌子上时,说的话一样,声音也只是平平淡淡的,仿佛在读一条公式,“随随便便的缠上来又随随便便的死掉,真的很麻烦。”

“所以说,同桌这种东西我不需要。”

“也不会再有了。”

然后他站起了身,无视那个女孩苍白的脸色,慢悠悠的走出了教室。

“你这家伙。。”看着他的背影,文乃那带着寂寞笑意的脸又清晰的浮动在我的眼前。说实话,我真的很想揍他一顿,我很为文乃觉得不值。

 “贵音,消消气,”遥在我的身后小心的摸了摸我的头,“伸太郎一定不是这么想的。”

“贵音?喂喂,贵音?有人在吗?”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只手。

“恩?啊!在!”我下意识的挺直身体回答。

“噗,贵音,发呆禁止!毕业礼结束了,该唱毕业歌了!”遥欢快的说着。

“明明是那么无聊的歌,为什么你会这么有兴趣啊。。”真是无力吐槽了。

“。。。当我仰望您就会感受到您珍贵的恩情

一晃多少年了当我站在校园

回想起来真是时光荏苒

而分别就在眼前再见了。。。”

不能免俗的,我贵音大人在这样的旋律里也红了眼眶。并不是被离别的愁绪所感染什么的。

这就结束了吗?

我的高中,就在这里结束了吗?

没来由的,友人温厚的微笑又在我的脑海中浮现。

说实话,不过短短两个月,我就已经不记得文乃的发夹夹在了左边的刘海还是右边的刘海。

文乃,你看到了吗?

我们的高中,我们一起生活过的时间,就在这里,就在这一刻结束了。

春天一起赏过的樱花凋零了,夏天一起捉过的鱼早已死去,秋日里看过的电影早已散场,冬日里堆过的雪人,也早已融化。而两个月前,你溅落在马路上的温凉液体,也早已被扫除干净。

时到如今还剩下什么呢?

是我们一起养在教室里的如今已显露颓黄之意的盆栽?是你用伸太郎的满分试卷折成的千纸鹤?是我们摆在你桌子上的白色花束,还是你对伸太郎,散乱而不知所措的爱意。

忽然,低垂着头站立的伸太郎迈起步伐,穿过人群,对老师们淹没在歌声中的呵斥抛在身后,离开了礼堂。

接下来的这一天,我和遥都再没有看到伸太郎。

临近放学,我拒绝了遥的陪伴,自己走上了我们四个人曾经一起享用午餐,尽情玩闹的天台。

曾经被我们四人的声音挤满的天台现在空荡荡的,没有人,只偶尔有几只鸟雀逗留。听到我来的脚步也很快的扑扇着翅膀飞走了。然而,天台的边缘却有一朵鲜艳如血的红玫瑰,和一张薄薄的纸摆放着。

“这是。。?”我捡起了那张纸,赫然是一张手绘的毕业证。

不得不说画工很粗糙,那红色的围巾画的如同一条扭曲的蛇一样。

毕业证上赫然写着我那永不会回来的友人的名字。

楯山文乃。

颁发人:如月伸太郎。

“兹证明,楯山文乃未能从如月伸太郎的世界第一的同桌这一席位上毕业。请及时返校,进行补考。”

“啊。。。”我不由得松开了手,任由一阵突如其来的风把那张薄薄的纸卷走。

风挟持着纸飞了起来,很快就消失在天的尽头。我再也看不到了。

然而,文乃。

你能看到吗?

我擦了擦眼睛,尽力的忍住那股热流,走了下去。

遥还在楼下等着我。

空荡荡的天台,只剩下了一朵红色的玫瑰,在风中沉默的摇曳。

                                                                                               【Fin】

 


评论(1)

热度(16)

©晓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