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筑

全职旧文不删都在这。
海边西瓜地:书文漫记录
芊羽暮:百合花开和原创
红砖墙:j禁

【一发完结主孙肖】Call me maybe

*注意*

^脑洞来自一首叫call me maybe的歌,很好听。推荐glee版本的。同时结尾处有借梗。

^cp可能是孙肖(脑子养鱼的lo主它还没定好攻受),有双鬼和周江暗示。

^主要讲的就是如何机智的逃脱勾搭(并不是

^能接受的话,祝食用愉快。

-----------------------------------------------------------------------------

“这都什么鬼。。。”肖时钦趁着李轩两眼发亮的去和那个名叫吴羽策的酒保搭讪时,冲着他大吼了一声我去放个水,也不管李轩听没听到他的话,赶忙穿过扭动着的人的身体,无视了几个穿着低胸恨不得低到胸以下的紧身衣女郎递向他的酒杯,忙不迭的钻进了卫生间。

他揉了揉眉心,摘下眼镜拧开水龙头,把冰凉的水泼在脸上,心里深刻检讨着自己到底是中了哪门子的邪,才跟着李轩来到这个酒吧。

作为一个五好青年,大三生的肖时钦,至今为止没有踏进过酒吧一次。

要不是李轩信誓旦旦的保证“酒吧很有意思”“你会喜欢的”,再加上肖时钦自己今晚本来就没有事可干,抱着“就当体验下夜生活”的心态,他才不会踏进这种地方呢!

这种吵的要命的地方哪里有意思了!而且李轩,你根本不是觉得酒吧有意思,你是对那个吴羽策有意思吧!一看见吴羽策眼镜就瞪的像铜铃耳朵竖得象天线,估计吴羽策给你套根狗链你就能汪汪汪的跟着人跑了!怪不得叶修跟黄少天他们几个一听到你要来酒吧就这个肚子疼那个要跟文州上自习,死活不跟你来!

肖时钦在心中吐着槽,心累的直起腰,反手拧紧水龙头,戴上眼镜后习惯性的扫了一眼镜子。这可把他吓了一跳,透过镜子他赫然看见有一个人,在他身后直勾勾的盯着他看。

“这位先生,请问你有什么事吗?”作为一个有文明懂礼貌的好青年,肖时钦压下被盯着看的那点不悦,礼貌的发问。

“啊,没,没事,”身后的人不知怎么了,拖延了个几秒才回答,挠了挠头,“我就是看你好看。”

“卧槽,”肖时钦忍不住在心里爆了句粗,这人喝醉了吧,他没有理,径自转过身去走了。

孙翔真的没有喝醉,他说肖时钦长得好看,是真心这么觉得。

作为一个外形英俊到被男的女的都搭过讪的帅小伙,孙翔直到大二,也没有真正觉得谁长得好看。

用他的话说就是:“除了我以外的人,反正长得都差不多嘛!”

听到他这话的吕泊远呵呵一笑,“你敢说周泽楷长得跟杜明一样?周泽楷敢答应江波涛都不带答应的!”周泽楷,正是他们这一届公认的校草。长着一张惊天地泣鬼神的帅脸,就算是为了军训剃了个平头,用杜明几个的话说那就跟个砖头一样,也还是骗的一堆小姑娘捂着脸大喊好帅好帅男神嫁我啊看我一眼。

“呵呵,”杜明一笑,“二翔,你敢说吕迫远跟唐柔长得差不多?唐女神敢答应我都不带答应的!”

“这关你什么事?”孙翔翻了个白眼,“人家唐柔估计都不知道你是谁好吗。”

“你瞎说什么实话!”杜明悲愤道,“二翔我跟你拼了!”

可是今天孙翔觉得,来了趟酒吧去了趟厕所,自己就栽了。

这个人,怎么能这么好看呢?

那个人俯身在洗手池上,背对着孙翔。虽然看不见脸,但是能透过被汗水微微打湿而贴在身上的白色衬衫看到腰背的形状。劲瘦的腰微微弯着,绷出了一道漂亮的弧线。透过镜子,能看到有一颗水滴从白皙的下颌缓缓的淌了下来。孙翔的视线追随着那颗滑落的水滴,流过了那白皙的脖颈,形状美好的锁骨-----

滴答-----

“这位先生,你有什么事吗?”孙翔紧紧的盯着那颗水滴看,哪回的来神,那人黑色的刘海被水打湿了,紧紧的贴在光润的额头上,瞳色温和的双眼被掩在镜片后面,透过镜子看着自己。五官说不上多精致好看,但透着一股浓浓的,温和的书卷气息。

总之就是长得好看。

于是他把自己的真心话说了出来,“就是看你长得好看。”

结果那人转身走了。

孙翔放过水,急吼吼的冲出卫生间,要去和杜明他们几个分享这段卫生间奇遇记,“我跟你们说,我刚刚看见了个人,长得特别好看!”

“什么?!”正把一口啤酒往肚里吞的杜明瞬间喷了出来,“老天啊,我不是听错了吧!”

“等会,”吕泊远很冷静,“你刚刚去了趟卫生间,回来之后说看到了一个人长得很好看。。。”

“卧槽不是吧孙二翔!你,觉得一个男人很好看?!”吴启蹦了起来。

“是啊,”孙翔很自然的说,“男的怎么了?”

“没怎么。。”杜明无力扶额,说好的直男呢孙翔大大。

肖时钦走出了卫生间,瞬间就把那个说他长得很好看的人给忘了。

记着也没用,肖时钦想,反正那人是个醉鬼,就算自己很不爽也不能去和醉鬼较劲。

更主要的问题是自己估计打不过他。

没走几步,他便看见了一只孤家寡人的李轩,正盯着一个方向看着。肖时钦用眼镜想也知道,吴羽策一定站在那边。

他走过去,拍了下李轩的肩膀。

“啊!”李轩明显被吓了一跳,“肖!你刚刚去哪了?我正找你呢!”

你哪找我了啊,说这话时你先把你黏在吴羽策身上的目光收回来好不好啊,肖时钦腹诽着,嘴上却说着:“我刚刚去卫生间了,走之前看你跟吴羽策聊得那么开心,就没打扰你们。”

“什么聊得开心。。。”李轩苦笑了一下,“你不知道,那小子冷淡的很。聊了这么就都没熟起来。”

那你还缠的那么开心也是挺拼的,李轩大大。

不过李轩又笑了一下,“没关系,慢慢来。”

不管你来不来,反正我是不来了。肖时钦在心中愤怒的吐槽。

“那我们走吧?”肖时钦说道。

“哦,好,”李轩木呆呆的回了一句,“那我去和阿策说一声。”

肖时钦跟着李轩,走到一个吧台前面,“那阿策,我今天就先走了。你回去的路上也小心点。”

吴羽策手里擦着杯子,眼皮稍微抬了抬,“慢走不送,李轩。”

这连阿策都喊上了?肖时钦维持着面上的微笑,心里却疯狂刷屏,你这叫没熟?你这叫没熟?这叫没熟?

后来李轩一脸严肃的跟他科普:“但凡没套到微信号手机号的或者是qq号的,那都不算熟。”

忽然坐在有一个坐在吧台前的人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肖时钦有些奇怪的扫了他一眼,喝酒呛着这样?

“。。。那阿策,我先走了。”孙翔他们几个人坐在吧台前,还在热烈的讨论孙翔的卫生间奇遇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这么称呼他们几个面前的酒保。

“诶妈,阿策。这叫的够亲密的。”吴启抖了一下,“我和吴羽策认识得有段时间了,都没敢这么叫他。”

忽然孙翔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二翔你怎么了!呛着了?”杜明冲上去给孙翔拍拍背,你确定不是要把二翔拍死吗杜明,围观的吕泊远这样想着,这声音响亮的,二翔没呛死也被你拍死了。

“。。杜明你大爷,”孙翔却是顾不上跟杜明较真了,“我厕所里看见的那个人,就是他!”

“什么什么???谁谁谁!!!!!”吴启杜明吕泊远三个人瞬间来了兴趣,“刚刚跟吴羽策说话的那个?”

“不是他!是跟着他后面的那个!你看见没有!就是那个白衬衫!”孙翔激动的指指画画,“这就是缘分啊!”

“天呐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吕泊远无力扶额,“难道我要高呼三声去吧翔翔!勇敢的扑向你的意中人吗?”

“对就是这样!”吴启从善入流,“冲吧翔翔!”

“冲吧翔翔!”杜明跟上。

“我要怎么说?莫非直接拦下就说这位仁兄我看你长得真特么好看能否勾搭你?”孙翔纠结啊,就算是他也知道这么说一定会被打啊!

“这样吧,”擦着杯子的吴羽策出声,“你冲上去拦住他,把你的手机号给他不就得了?”

“这个主意好!”孙翔眼睛一亮,高呼着让一让让一让就冲了出去。

吴启,杜明吕泊远三个人连忙跟进。

肖时钦和李轩正站在酒吧对面的马路上等出租车,忽然就看见一个人以摧枯拉朽的气势冲过了马路,目标,正是肖时钦!

“136-xxxx-xxxx!我的手机号,打给我!”孙翔抓住肖时钦的手臂,目光热烈的看向他,“我们在厕所里见过的!就不久前!你肯定记得!”

“。。。这什么情况?”李轩完全被震惊了,用手肘捅捅肖时钦的腰。
我也想问啊!肖时钦苦闷想,合着刚刚在厕所里夸自己长得好看的不是醉鬼,是个神经病啊!而且那个神经病现在抓着自己的手臂,正在要自己给他打电话啊!

“你要是不打过来我不放手了啊!”得,那个神经病还威胁上了。

肖时钦忽然笑了。

不不不不这不对啊,压力山大的李轩大大后退了一步,我刚刚怎么觉得肖时钦的眼镜反了一道光呢!

“李轩,手机拿来,”李轩条件反射的就把手机递了过去,肖时钦微笑着接过,对着孙翔扬了扬下巴说:“手机号多少?”

孙翔又重复了一遍。

肖时钦把那串数字输入李轩的手机,拨号,确定接通后挂断:“打完了,放开我吧?”

等会,哪里不太对啊!孙翔木呆呆的,却也没想出哪里不对,毕竟人家已经打过电话了啊!于是他松开了手。

“谢谢。”肖时钦又笑了笑。他笑起来可真好看。孙翔愣愣的想,握着手机的手指也是,好看。

然后肖时钦潇洒的一转身,拦住一辆出租车,把茫然的李轩拉上了车,一关车门,绝尘而去。

孙翔傻愣愣的还没反应过来,还站在原地吃灰。

马路对面的杜明他们几个忍不住喷笑出声。

还得努力啊,孙翔大大。

                                                           【Fin】


评论(59)

热度(76)

©晓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