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筑

全职旧文不删都在这。
海边西瓜地:书文漫记录
芊羽暮:百合花开和原创
红砖墙:j禁

【孙肖群百日DAY5】 记一次同学聚会

先放群号:67031140

DAY4的份请戳:http://casell-17.lofter.com/post/232f51_3d3fbd6
注意

#虽说是孙肖,但我感觉主要写的是小事情的高中时代。不过孙翔一直在被小事情隐晦的提到的。

#原创人物有

#第三人视角

#流水账

#OOC大概有

以上能接受的话,祝食用愉快^ ^

 

“马上到了,路上有点堵车。不好意思。你们先玩,不用特意等。”

                                      FROM:肖时钦

嘿,肖时钦的短信,不知道能不能卖钱。

虽然已经退役了,但他毕竟曾经是是武汉市最具人气的电竞选手。市里喜欢他的小姑娘能从市中心一直排到江夏区去。在这个全民荣耀的时候,武汉市民想不粉肖时钦都难。

你问我最喜欢的战队是哪个?当然是武汉雷霆了!最喜欢的选手?当然是雷霆前队长肖时钦了!他可是我们武汉市一中高三五班,从文理分科后一直以来的班长。

为什么选他做班长呢?班主任这么说了:“这名字一听就是特有威严,能当好班长的料!”后来我们去看点名册才发现真相,原来他的学号排在第一位。

然而理想与现实总是有差距的,肖时钦,不是个特有威严的主。说来也怪,过去这么多年了,我依然记得高一刚开学时他做自我介绍时的模样:

“大家好,我叫肖时钦,”我惊悚的看着我的同桌走上讲台,“从今天起我就是高二五班的班长了,希望能通过大家一起努力,在高考中取得好成绩。”他用手扶了下眼镜,牵出一个温和的笑。

然后他迎着礼貌又没那么热烈的掌声走下讲台,在座位上坐稳。小声对我说:“呼,真紧张。”

说了这么多,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付原,是高三五班从文理分科后一直以来的副班长,也是肖时钦的同桌。万万没想到,我的好同桌,同学们的好班长,在高三一模以后离开了学校,说什么要去当职业电竞选手,从此再没什么联系。

我正出神,忽然有人推开了包厢的门。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那人迅速的闪进包厢,坐在灯光较暗的沙发上,不偏不倚正正在我身边。

“嗯?”我一惊,身体反射性的坐直,“没事没事,等会,你是————肖时钦?!!!!!”

“肖时钦?”我受了这一惊,声音可是放的挺大,立刻引来坐在附近的同学围观,“肖班长来了?!”“肖班长签个名吧!”“肖班长你怎么才来啊!”一时间,偌大个包厢竟显得空空荡荡,所有的人都挤进了这方角落。我的耳朵里塞满了人声,生生把喧闹的disco音乐给挤走了。我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高中时班主任训斥我们的一句话:“你们啊,就跟那苍蝇似的嗡嗡嗡嗡嗡嗡,死人都能给烦活了!”

“刚刚路上有点堵车,所以晚到了一会,”肖时钦站起身来笑着说,“对不起,扫了大家的兴。要不,晚上的饭钱我包了?”

“肖大班长这可不用啊!”李候,高中时上能爬树下能挖地道全班上下数他捅出的篓子多,起哄道,“自罚一杯!”

“对对对!自罚一杯!”众人跟着起哄。

“这。。”肖时钦一句话没说完,一杯啤酒就已经冒着泡沫,一路泼泼洒洒的递到了他的面前,“好好好,自罚自罚。”

“班长好样的!来!喝!”众人一阵欢呼。

肖时钦接过啤酒,一饮而尽。

“来来来!唱歌唱歌!打牌打牌!班长你也一起!”众人一哄而散。

肖时钦笑了笑,在我身边坐下来,说:“付原,好久不见。”

我一愣,“哦!肖。。肖班长!好久不见!车。。不好停吧?”

肖时钦失笑:“怎么还叫我班长?毕业都毕业多少年了。而且我没停车,有人送我来的。”

还有人送,待遇不错。

“话不能这么说啊班长!”王欣,高中时班上最欢脱的姑娘,东跑西跑哪都有她,现在也还是一副充满活力的样子,凑过来嚷嚷:“班长,你一直就是我们高三五班的班长,从来不会变!”

“没错!”就连正在唱歌的人都回头喊了一句。

他这话还真没说错,肖时钦走后,我们班班长的地位一直空着。我没有去接手这个位置。

“大家。。就还当我是副班长吧。”班会上我这么说着,语调和表情一定很平静。

但是下面不少姑娘都红了眼睛。

“班长请吃冰工厂啊!”体育委员陈晨,起了句哄,所有的人都会意的笑了起来。

这是有个典故的。

高二的夏天,教室里的老爷风扇终于坏了。时值七月,武汉的天气像是炎魔一样催人命。中午吃完饭之后,大家都像只狗一样的趴在桌子上。恨不得张开嘴喘气,只恨舌头上没有汗腺。蝉声唧唧,似魔鬼催人命的脚步声。

“肖时、钦呢。”我只觉得要热死了。

“不知、道。”坐在我们后面的陈燕有气无力的回答。

“他、要是、不在、我、去他桌子、上趴一会。”我的衣服都黏在桌子上了。胳膊下的桌子湿了一片。

“大家辛苦了,”肖时钦的声音忽然在门口响起,还带着微微的喘息,“那个,我。。我刚刚找老师批了条子,用班费给大家一人买了一支冰工厂。。。”

教室里的半死不活的三十多个人唰的一下抬起了头。

“每个人都有份,就是有点。。有点化了,大家将就着吃。”肖时钦用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水珠,露出了一个被汗水沾湿的笑。

“哦哦哦哦!!!!班长我爱你!!!!”“肖班最棒了!”“人民父母官!!!”

其他班级的人问声赶来,看着我们班的同学人手一根冰工厂的冰棍,气的眼睛都红了。

肖时钦微笑着说:“没有了,请回吧。”说着拆了一根冰棍的包装,白色的水蒸气在空气中飘洒着,飘洒着。。

我在一边幸灾乐祸。

呵呵,羡慕我们有这么好的班长吧?

肖时钦笑了:“秋天了,还吃冰工厂?不如以后找个时间出来吃火锅吧!”

“好好好!就这么定了!班长请客!”

“你不去唱歌?”我凑过去一点,问道。

“啊,不了。”肖时钦微笑了一下,“嗓子不太舒服。”

别说,他的嗓子还真有点哑,带点嘶嘶啦啦的声音,似是经过大喊大叫。我心中好奇但也不敢问,什么事能让肖大班长大喊?我还真想知道。但最后我也只是说:“那多喝点水,注意一点。”

“班长!付班我们给你们点了一首你们的拿手好戏!”张茜,班里原来的文娱委员大笑着说,“来来来!”

我和肖时钦对看了一眼,彼此心中都有些不妙的预感。

充满童稚的曲调一响,我的心中大呼糟糕,果然是这个——数鸭子。

那次就不该选这个!

我又看了肖时钦一眼,发现他的表情同等无奈。

那帮损友们早就大笑着递上了话筒。

高三上半学期的文娱汇演,要每一个班出一个节目。张茜,也就是文娱委员忽然发起了烧,说不出来话。同学们就一致要求我和肖时钦,班长和副班长,代表班级出一个节目。

“咱们说相声?还是唱歌?”自习课上我趴在桌子上小声的询问。

“还是唱歌吧,”肖时钦一脸无奈的转着笔,“也别太难了,毕竟后天就要上台了。”

“唱点啥呢。。。”我一时犯了愁。

两个男的能唱点啥?唱什么都很奇怪。

“不如,我们。。。”肖时钦放下了笔,小声的说着。

“啊?”我一听,头就摇成了拨浪鼓,“不行不行不行,太突破我的下限了。”

“那你觉得咱们有时间练别的什么吗?还是说,你连这首歌都不会?”肖时钦笑眯眯的看着我。

“会!怎么不会!”我心说这不是在嘲笑我没童年吧,“怎么可能不会!”

“行!那就这首了。”肖时钦说完就打开课本写作业去了。

等到后天,主持人一报幕:“下面,我们有请高三五班肖时钦、付原同学给我们带来《数鸭子》,请大家掌声欢迎!”

台下已经笑成了一片。

我老脸立刻红的不要不要的,心说这可怎么办,不用混了。

从这以后,我们就出了名。提到高三五班付原,问大家会想到什么?

十个有九个会告诉你:“唱数鸭子那个!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真是哭笑不得,过了那么多年了,这个梗还没被放过?

这时张茜发话了:“班长,你要不唱也可以,回答我们一个问题,再喝一杯酒就放过你们两个,公平吧?”

“公平,公平,”肖时钦苦笑着说,“你问吧。”

“——你当时,为什么要去当职业选手?”话音刚落,一杯酒就递了过去。

她是拿麦克风说的,因此声音迅速的在包厢中传开,在每个人的心中都砸出了不小的涟漪。

这也是我们大家很想知道的。

为什么,成绩排名年级前五十的肖时钦会放弃学业,走上电竞选手这条路?

为什么?

班主任站在讲台上平静的说:“肖时钦同学已经退学了,不用再问我关于他的事。要想知道什么,你们自己高考完问他去”的时候,整个班级都轰动了。

我心中不安,莫非。。莫非他真的去玩荣耀,当职业选手了?

我能知道他要去当职业选手,还是因为曾经听到肖时钦和班主任的谈话。

“老师,作业收齐了——”我正准备敲门,忽然听见了班主任的吼声:“肖时钦!你到底在想什么!!别跟我开这种玩笑!”

“老师,我是认真的。我真的想走职业选手这条路。所以我下周开始,就不会来上学了。”肖时钦的声音还是很平静。

什么?

我无法控制自己的震惊,为什么?

他说。。。他不会来上学了?

“肖时钦!沉迷游戏不是你这个沉迷法的!你有没有想过你的未来?这个行业注定不会有出路的!你可是高三生啊!你想过你的父母吗?你的这个成绩完全可以去上重点大学!为什么要这么浪费?”碰的一声,似乎是老师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

等等。。他要去打游戏?为什么?

“老师,”肖时钦的声音平静的响了起来,“这个行业不是您想的那样,荣耀作为一款游戏。。”

剩下的对话我没有听下去,也不敢再听下去了。

最后传到我耳朵里的一句话是:“我父母已经同意了。”

我紧紧的抱着沉重的作业本在走廊时奔走,疯了,这一定是疯了。对,肖时钦只是一时冲动,他不会做这样的事的,怎么会呢,不是说要一起考上重点大学吗,希望他能快点冷静下来,好好高考。

我平时的作业还要拜托他呢,他怎么可以,怎么能就这么放弃学业放弃高考?

但是他离开了,直到毕业也没有回来。

“因为喜欢啊。”肖时钦的声音平静的响起。

“就因为这个?”张茜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似的,又问了一句,“那你,是怎么说服你父母的?”

“怎么说服的?”肖时钦的表情有点茫然,“就告诉他们我喜欢荣耀,非常喜欢,以后只想用这个作为职业。而且,已经收到职业战队的邀请了。”

“然后我爸妈问我,”肖时钦低头玩着手里的杯子,让黄色的酒液在杯子里荡来荡去,“是不是真的决定好了当职业选手。”

“我说是的,这是我真正想做的事情。然后他们又问我关于这个游戏的发展前景,会不会中途关闭,又问我以后怎么办。”

“我说不会的,他们说那你给我们一个证明。”

“于是我就给他们写了一份材料,关于我今后的人生规划,荣耀这个游戏的发展前景。他们看了之后说,过了两天后后说,那好吧那你去吧。”

他语气平静,包厢很安静,比高考的时候还要安静。 

“来来来!!喝喝喝!!!”李候率先打破沉默,把摆在桌子的杯子满上。

“对对对!!喝喝喝!!!难得有一个不醉不休的机会!”我大声的说道,举起了杯子,“干杯!”

围坐着的众人一愣,也纷纷举杯,“干杯干杯!”

没错,肖时钦一直就是这样。每一个看似轻率,令人无法理解的决定,背后都藏着他的深思熟虑。他不打无准备之战,从来不会有不负责任的举动。高中时如是,决定走职业选手这条路时如是,在雷霆时如是。现在,也必然是这样。

那天我们又聊了好多,聊各自的大学,听肖队长讲那雷霆的事情,有个喻文州的脑残粉非扒着肖时钦问喻文州的八卦,比如他睡觉时磨不磨牙啊穿什么样的睡衣啊会不会抱着什么东西睡觉啊,班长一脸无奈,说我又不是蓝雨的也不是黄少天,怎么知道这些事。

然后大家哈哈哈哈,又说喝喝喝,然后又举起了杯子。

然后,我们就在KTV里喝起了酒。

直到很久以后我还会想起那天。那天作为自毕业以来人来的最齐的一次高中同学聚会,我们仿佛回到了青年时代,嬉笑怒骂着,回忆着往昔展望着未来,说着高中时谁喜欢谁谁又和谁分开了,说着那个老师当时真讨厌撕了我好几本书,说着我还是挺想念班主任的,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又说她早就退休了,已经安心养老了。没有一个人提到年薪没有一个人提到毕业单位没有一个人提到工作,没有一个人询问是否有车有房。一切都仿佛回到了那个年代,那个最单纯的年代。天大的事不过是考试考砸了或是失恋。一切都透明干净,像是琉璃盏。

“对了班长!”安乔,八卦小天后忽然抓住肖时钦大声发问:“班长你谈恋爱了吗?”

“恋爱?”肖时钦恍惚的笑了笑,摩挲着手指的关节,“我有个恋人。”

“恋人?什么样的?漂亮吗?温柔吗?胸大吗?”一堆人追着问。

“嘿嘿,你们猜。”肖时钦扬起一边的眉毛笑了一下,“有点傻,但是挺单纯的,有冲劲,挺好的人。”

我一看,这是喝多了。说话都有点不清楚了。

“那么班长,”安乔的眼睛亮亮的,“你幸福吗?”

“当然幸福。”肖时钦微笑着回答。

然后又是新一轮的灌酒,说着肖班长啊什么时候结婚了告诉我们一声去闹你婚宴去!又说你知道吗那个谁谁谁也有女朋友了走咱们灌他去!

喝到最后我也有点不清醒了,只记得最后大家勾肩搭背的,群魔乱舞般的嚎了一曲龙井。

“。。。兄弟、你的兄弟就在这里

不管什么时候回来、哥几个等你

兄弟、你的家就在这里

不管你人到了哪儿、哥几个挺你

兄弟、你的心就在这里

不管别人怎么说、哥几个懂你

兄弟、你得赶紧回到这里

不管变成什么样儿、哥几个陪着你

干杯、一杯接着再来一杯

不醉不归、今晚的任务哥几个全醉

喝吧、没有人会在乎别的

吐完了再来、不会有人先睡。。。”

唱着唱着我就红了眼睛。我看到糙汉子陈晨的眼眶也有点红了,肖时钦的眼镜上似乎也有几滴晶亮的东西。

唱吧,醉吧,今夜不醉不归。

纪念我们逝去的,最单纯也是最好的年华。

我摇摇晃晃的走出了包厢,想去放趟水。那帮人早就东倒西歪的睡倒了。我左拍拍右摇摇,没叫醒一个。索性放弃了。

“那啥,你知道184号包厢在哪吗?”忽然有个人窜到了我的面前,声音闷闷的把我吓了一跳。什么怪人,这么晚了还戴个眼镜捂个口罩。装酷?

“我带你去吧,我从那出来的,怎么你找人?”我现在脑子不清楚也说不清,索性亲自带他去好了。

“是啊,”那人拉下口罩,“我找肖时钦。”

“你来接他?” 我有些好奇了,没看见他给谁发短信啊!

“是啊,”那人走进包厢,直接把肖时钦从沙发上搂起来,不客气的拍了拍他的脸,“我说小事情,你还行不行,能不能走?诶我去,这是喝傻了吧。”

“你是谁啊你?”仗着酒胆我也耍一把横,特意把嗓音放粗嚷嚷起来,“不说清楚不让带走啊!”看这人跟肖时钦挺熟的,还叫他什么?小事情?是不是也是一尊荣耀大神啊?我是不是顺便能要个签名啊?嘿,别看我喝了几杯,思路还挺清楚!不愧是多年的副班长啊!

“你是谁?”那人致力于把肖时钦的胳膊绕道他的肩上,“得了吧小事情,还是我背你吧,这连站都站不住了是喝了多少?”

不正面回答我问题,这多半是有鬼!

我怒从胆边生,挪着膝盖以下有些发软的腿的走过去拍了他一下,“哥们,来路不明的人是不能带走我们班长的!谁知道你要干什么?把人卖了还是给怎么着了啊?”

“我是他朋友,上海来的,行了吧?要不要我把身份证给你看一眼啊?小事情你扶好了啊,”那人背着肖时钦站了起来,看了我一眼,“诶,小事情原来是班长?还挺能干的啊!行了,走了啊。”

“你站住!”借着酒胆,我摇摇晃晃的走过去,挡在他们前面“你到底是干什么的?不说清楚不让走了啊!”

“你这人专业查户口的吧,”那人明显不耐烦了,“行行行,我暂时和他住一起,说清楚了吧,走了啊!哥们你这也喝了不少吧!歇着去吧别操心别人了就!”

嗯?住一起?肖大班长和这人关系这么好?

我愣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他背着肖时钦走远了,留下一个背影。

嗯?

我一定是喝多了,这眼睛都有点花了。我怎么觉得刚刚,肖大班长他,亲了那个人一下呢?

尽管走廊里有点暗,但是他们没走出去多远。就在刚才,趴在那人背上的肖时钦略略起身,轻轻的偏了下头。这个时候带着墨镜的那个小子也正好侧了下脸。我正好对着他的侧脸,所以看到了。。

肖班长的嘴唇正好落在那人的侧颊上。

我揉了揉眼睛,对,一定是我看错了。肖班长不可能的,对。一定是我看错了。

我还是早点回家洗洗睡吧。

不过谁知道他到底肖时钦的什么人呢?我默默的笑了。

                                                                                                             【End】

  

 我发现我写孙肖一堆流水账啊TAT

总之感谢能看完的姑娘,承蒙不弃(鞠躬

看完之后要是能笑一笑,我就知足啦> <

最后卖一份孙肖群的安利!这个群超级欢乐的姑娘们快来吧!加入我们你也能帮二翔干小事情了!

 

 

 

评论(15)

热度(30)

©晓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