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筑

全职旧文不删都在这。
海边西瓜地:书文漫记录
芊羽暮:百合花开和原创
红砖墙:j禁

【孙翔生贺】轨道

羊习习生日快乐!

#注意

#夹带孙肖私货,以及一句话周江。

#穿越梗

#可能略微ooc

#lo主私心翔翔智商上线

能接受的话,祝食用愉快^ ^

一片昏沉中,孙翔感到身体格外沉重,像是急速下坠时才有的失重感。

可他莫名的感到有些安心,于是更紧的合上了眼睛,任由黑暗拖拽着他的意识沉入未知的深渊。

“啊!”风从耳边尖啸着划过,孙翔闭着眼睛,沉醉在飞翔的感觉中,忽然一阵剧痛从脸部传来,迫使他睁开眼睛,却只看到了一片黑暗。

“妈的,真成了脸着地的天使。”孙翔嘀咕着艰难的翻身坐了起来。 

疼痛的潮水还没消退,他摸了摸鼻子,不错还没被砸扁,估计没有毁容。他保持着坐在地上的姿势,环视四周。映入眼中的景色全部泛着古旧的棕色,像是走进了一张老相片。小小的铁皮滑梯颜色斑驳,长着铁锈的三排秋千沉默的立着,木制的跷跷板一高一低的凝固在空中,几只小雀撑着小小的翅膀,蹲在地上动也不动。一切都好像中了沉睡的诅咒,静静的停留在凝固的模样。 

“这不是我小学附近的小游乐园吗?!”孙翔大惊,“我怎么到这里了!”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他索性站起身来,就当三十岁的时候故地重游好了。

他走出几步回头一看,没有脚印。

“怎么回事?!”孙翔大吃一惊,“我这是成鬼了吗!”

远远的传来人抽气的声音,在一片寂静的空间中显得格外响亮。

孙翔想了想,凭借着曾经打电竞时练出的良好听力循着声音找了过去,看见了一个穿着运动服,缩在花坛边上的小身影。

孙翔看着那个小小的,缩成一团的身体,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他不发一语的走过去,站到那个孩子的身边。低头看着那个孩子深棕色的小脑袋,上面还有个偏左的发旋。

他在哭,尽管没有看到那个孩子的脸,但是孙翔本能的,笃定的这么想,他在哭,一定在哭。

“小鬼,你哭什么?”孙翔清了清嗓子,用自己最温和的语调出声询问。

“你才哭了呢!”小男孩猛一抬头,双眼皮的大眼睛瞪得圆溜溜的,嘴角紧紧的抿成一条线,就像一头小狼,拼命的炸起全身的冒维护自己的一方小小的领地。然而,还红着的眼眶和还颤抖着的嘴唇出卖了他。

孙翔小小的震惊了一下,这他妈不就是自己小时候的样子吗?卧槽,难道老子穿越了?

“别骗人了,”孙翔一撇嘴,指指小孩子涨得红红的面颊,“看,一滴眼泪滑下来了。”

小孩闻言,拼命的用手去擦,小手上脏脏的灰全抹在了脸上,把一张雪雪白的小脸抹成了一块灰溜溜的抹布。

孙翔叹了口气,小孩子就是不给人省心。

他蹲下身,掀起自己的T恤给孩子擦脸,穿越就穿越吧,他认命的想,至少没挂掉也没毁容不是?

 “要你管我!”小男孩身体一僵,吸溜了下鼻涕,飞速的闪开, “小爷好着呢!还有你那T恤脏兮兮的,少往我脸上抹!”

“比你的手干净!”孙翔火大,这破孩子,拽什么拽?

翔翔,你把自己给骂进去了。

“别说谎,”孙翔蹲下身,屈起指节,毫不留情的敲上了小男孩的额头,“你是跟同学吵架了吧?没错的话,你是不是还被说了只会瞎拽的傻x?”

“是又怎么样?”三年级的小男子汉一甩头,凶狠的瞪了过去,“关你这个大叔什么事?”

“说我大叔。。”孙翔险些一口气没上来,特别想揍他一顿出气,在心中默念了好多遍他还是个孩子放过他自己人不能打自己人他还是个孩子放过他自己人不能打自己人才按捺住了心中的怒火。

“是啊,不关我什么事,”孙翔索性挨到他身边坐下,但是是我曾经经历过的事情,“我啊,过去的时候也被人骂过傻x,神经病,什么难听的话都有。”

“那又关我什么事?”小男孩翻了个白眼,“然后呢?你做了什么?”

尼玛我小时候是个这样的熊孩子啊,还真是口嫌体正直!一大排羊驼驼从孙翔的心中狂奔而过,“没怎么样,用实力说话。学习的时候用成绩,长大了后用战绩。”

“我成绩很好的!”小男孩挥了下小小的拳头,“还是班长呢!”

“但是,他们还是不肯听我的话。”小孩子垂下眼帘,神情稍微有点寂寞。

“没关系,”孙翔安抚的揉了揉那颗小脑袋,慈祥的说,“他们不理你是因为你太拽了而已。”

“我那里拽!”这句话瞬间戳中了孩子的怒点,“我不过是说实话而已!数学题那么简单,做不出来不是弱逼吗?跑100米,跑出15秒不是弱逼吗?”

“是啊你说的是实话,”因为从前我也是一直这么想的,而且这也是事实,“但也不是实话。”孙翔不理会小男孩惊讶以及不忿的表情,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我以前也像你一样这么想,觉得不如自己的人都是弱逼,觉得自己是世界第一强无人可比,”但那不是实情,“我输过,输得很惨,”前途差点毁于一旦,“你不能瞧不起任何一个人,”每个人都是生活的一部分,“你要学会和别人配合,”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没有团队,一直做独狼的后果只有败。”比如嘉世。

 “你以后会遇到很多很好的人,会遇到很沉默但是很可靠的队长,很善解人意就是和队长特别恩爱的副队长,一群吵闹但是可靠的队友,那是你一生的朋友”,轮回给了我一个团队,给了我一个冠军,一批真正的朋友,“还有个没下限但是神嘲讽的前辈。” 虽然不甘心承认,但是他教会了我很多,“你以后不是一个人。”

“那我以后是干什么的?”小男孩瞪大了眼睛,“是警察吗?还是消防员?”

“不,”孙翔气闷,我感天动地感动了自己就是感动不了这个小孩?重点呢?被叶修吃了?,“是为国家争过光,很厉害的职业选手。”

“还有一个最特殊的人你一定要记好了,”孙翔转到他面前,用手搭上他的肩膀,平视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这个人会是你一生的伴侣,是最特别的人,”他在一片风雨中为你撑起了一个安心的天地,“他给了你一个家,所以你不能太任性,不要惹他生气。一定要多关心他,别让他太操心。一定要做到,记住了吗?”

也许是因为孙翔眼中的神色太过认真,小男孩缓缓的点了下头。

“好,那就交给你了,”孙翔长舒了一口气,捏了捏小小的男子汉单薄的肩膀,“我们以后见。”

说完孙翔就发愁了,自己要怎么回去啊?

忽然,棕色的幕布被撤去,睡美人的诅咒打破了,玫瑰抽出了艳红的花瓣,小鸟振翅飞向天空,彩色的风景汇成一个漩涡,越转越快越转越快。

“卧槽,滚筒洗衣机也就是这感觉吧。。”这是孙翔的最后一个念头。

然后他睁开了眼睛,床那边的肖时钦撑着头安静的看着他。

“我做了一个梦,”孙翔扑过去,把肖时钦搂到怀里胡乱的蹭着,“好像看见小时候的自己了。”

“你有跟他说什么吗?”肖时钦把手探下去,覆在孙翔的手上,捏了捏。

“脸疼,”孙翔含糊不清的念着,“再睡一会吧。”

“行行行,”肖时钦看在他睡的迷迷糊糊的份上没有计较他到底说了什么,“你接着睡。”

孙翔已经睡着了。

“都三十岁的人了,也不嫌腻,”肖时钦笑了一声,抬起脸在那人安静的侧颊上烙下一吻,“生日快乐,我永远的小斗神。”  

                                                                                               【END】

评论(26)

热度(21)

©晓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