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筑

全职旧文不删都在这。
海边西瓜地:书文漫记录
芊羽暮:百合花开和原创
红砖墙:j禁

【群百日孙肖Day17】黑米

群号:67031140

#注意

#二人同居设定

#退役+老夫老妻

#傻白甜,ooc。作者话唠一个。

以上能接受的话,祝食用愉快=v=

 

肖时钦用白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蒸腾的热气中走了出来,连眼镜都顾不上戴,便去抓疯狂震动着的手机。

“小事情你干什么呢?”电话那头的人声音里带着点不耐烦,“我等了好久你才接,在洗澡吗?”

“你猜对了,”肖时钦摸索着把眼镜戴上,“西安怎么样?冷不冷?”

“还好吧,”孙翔似乎在吃什么东西,咯吱咯吱的,“就是今天飘了点小雨。”

“记得把风衣穿上。”肖时钦想了想,还是加上一句嘱咐。

果不其然,孙翔在那边嚷起了小事情最近你是越来越啰嗦了我又不是小孩子知道怎么照顾自己云云,肖时钦嘴角挂上一丝微笑,说:“是吗?上次的感冒好利索没?”

孙翔乖乖闭了嘴。

他是得闭嘴。

前段日子杜明他们几个来成都这边玩,正好和孙翔见了一面。一群三十多岁老大不小的人了,愣是来了一出“以雨中狂奔来抒发自己对逝去青春的怀念。”当晚孙翔面色潮红的回家,肖时钦看他那一身湿淋淋的衣服,就知道糟,这是要感冒的节奏。

结果当晚孙翔就发起了烧。

肖时钦一边给孙翔喂着退烧药一边恨铁不成钢的想,熊孩子到了多少岁都是熊孩子。

“对了小事情,你单位那边的体检结果出来了吗?”孙翔那边还是咯吱咯吱的。

“出来了,”肖时钦随手给自己倒了杯水,“你在吃什么?”

“巧克力啊,”孙翔自然的说了一句,“结果怎么样?变矮了吗?变胖了吗?”

肖时钦默默扶额,你和巧克力是有多大仇,吃的咯吱咯吱作响的?还有我还不是七老八十的老头子,还不会开始逆生长。

但是体重的确是增加了一些。他决定这个就不要告诉孙翔了。

“恩,”肖时钦含糊的应道,“结果还好,就是查出来有点贫血。”这个结果肖时钦自己都不太敢相信。

那边静了一下。

“卧槽!贫血!”孙翔嚷了起来,“你这个喜欢吃马卡龙的人怎么会贫血!!!”

“吃甜食只是不会贫血,”肖时钦觉得有必要纠正一下这个常识性的错误,“贫血是因为身体缺铁元素造成的。”

“呵,谁让你不吃猪肝。”孙翔得意的冷笑了一声。肖时钦完全可以想象到他得意洋洋的样子。

君子失意,小人得志。

算了,回来再说。

“你哪天回来?”肖时钦喝了一口水,决定换一个平易近人不易引战的话题。

“火车票是明天晚上的,后天就回来了。你想我了?”

“是啊,”肖时钦温柔的笑了一下,“我想打你。”

“。。。”孙翔难得的语塞了一下,这时候应该回一句什么?

“不早了,睡吧,”肖时钦轻轻的笑了一下,“晚安。”

“恩,晚安。”孙翔咽下最后一块巧克力,回了最后一句。

因为年龄的原因,肖时钦比孙翔早退役一年。出乎所有人意料,一代战术大师没有选择在联盟工作,或是接受几家公司的邀约留在武汉。有记者做访谈时问道这个问题,他温和的说,因为成都的环境很好,很适合生活。前几年我去旅游的时候就很喜欢那里。而且我在武汉生活的时间太长了,希望换一个生活环境,同时换一种生活方式。

孙翔从沙发上蹦了起来,飞快的发了短信过去:“小事情你去成都了?是定居吗?”

过了一会他的手机叮咚一响,肖时钦的短信回了过来,“是啊,欢迎你以后来成都玩。”

“也欢迎你来上海玩。”不行太客套了,删掉。

“行,等你来上海玩。”太奇怪了,删掉。

“那你得请我吃饭。”不行,搞得自己跟只会白吃白喝似的。

他的指尖在屏幕上停了很久,最后发过去一条:“哦,好的。”

然后这条短信如泥牛入海,没了回音。

孙翔沮丧的捂住了脸,为什么不来上海啊,上海的环境也很好啊,而且有很多好吃的。我还可以照顾你。

一年后孙翔退役了,当天网上肖时钦接到一个陌生号码的电话。

“喂,是小事情嘛?”孙翔的声音带着酒气,和着各种嘈嘈杂杂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你。。你你你你你妈逼你结婚了吗?”

卧槽,这熊孩子骂谁?肖时钦心中爆了句粗口,但是转个弯一想,他问的应该是那个意思,但是不管是哪个意思他都没有,于是他回:“没有啊,怎么了?”

那边的人很大声的喘了口气,“那,那你看我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肖时钦握着手机,脑子还没转过来弯。

“你、你看我怎么样?要要要要不要考虑跟我过一下?”孙翔大着舌头,粗声大气的嚷着。

“你喝醉了吧,”肖时钦淡定的回答,“告白这回事,还是要清醒的时候再来。等你醒了酒再说吧。”

然后他果断的按下了挂机键,关机,关灯,躺在床上。

然后他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颊,长长的呼了口气。

结果第二天中午孙翔就来了成都。

孙翔一直都很有行动力。

肖时钦低头看着瘫在玄关处的一个大袋子,沉默了。

“这里面是什么?”我可不记得你走的时候是用蛇皮袋装的行李。

“黑米啊,”孙翔一边活动着手腕一边说,“我扛回来的你知道吗,一路上都有人在看我。”

那是肯定的,谁让你扛着个蛇皮袋子满大街的走呢,“你为什么买这个?”

“我查了一下,西安那边的黑米质量很好,算是一种特产。我就买回来了,”孙翔一面说着一面把米袋子撂到地上,“明天熬黑米粥吃,家里有红糖吗?”

“有,”肖时钦下意识的回答,“等会,因为是特产,所以你就买了这么一大袋子回来?”

“是啊,”孙翔理直气壮的回,“而且,你不是贫血吗,我查了下黑米能补血,我就买了回来。我跟你说,这黑米不是一般的黑米,是路边摆摊的老大爷自己家养的,听说补气血效果拔群。”

“沉不沉?”肖时钦伸手去提溜那个袋子,手上传来沉重的下坠感,他皱了皱眉,“所以你就拎着这个东西,还有你那箱行李挤火车?”太乱来了,这熊孩子。

“不沉啊,”孙翔不假思索的回答,“想着你,就不沉了。”

肖时钦老脸一红,干咳了一声,拖过孙翔,为了掩饰自己的害羞似的,索性摘下眼镜,跟他交换了一个沾染着彼此温暖气息的吻。

  

其实翔翔,你可以说,我想干你啊。(雾

评论(15)

热度(24)

©晓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