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筑

全职旧文不删都在这。
海边西瓜地:书文漫记录
芊羽暮:百合花开和原创
红砖墙:j禁

【孙肖群百日day36】相隔七岁

#注意

#孙翔比肖时钦大七岁设定

#不要纠结年龄,跨年龄依然可以谈恋爱

#模板有借鉴燕麦泥太太

以上能接受的话,祝食用愉快^ ^

其实我本来想给这个文起名叫男大七抱金砖

【when he is 5 years old, you are 12 years old now】

“妈我回来了。。卧槽你谁?!”孙翔把钥匙插进锁孔转了两圈,推开家门。一个陌生的小孩子站在玄关,眼睛一眨一眨盯着他看。孙翔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他以为自己进错家门了。但是自己拿的也不是万能钥匙啊?

莽撞如孙翔,也一时进退维谷,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当孙妈妈扔下炒锅穿着围裙冲出来时,那一大一小两个孩子还愣愣的杵在大开的家门前,一个抬着头一个低着头,较劲一样的使劲瞪着对方看。

“傻小子还不关门!”孙妈妈拎住孙翔的耳朵把他往家里拖,“弟弟这么小,你让他站门口吹风?”

“什么!你什么时候又生了个儿子!还这么大了!”孙翔猛地跳了起来,“这小崽子是我弟弟?!”

“我就你一个亲儿子还不够我折腾的呢还再生一个?”孙妈妈把他往屋里一推,碰的一声关上了门,“这是你张阿姨家的儿子!”

“张阿姨家的儿子?”孙翔一愣,“张阿姨他们不是——卧槽疼!”

孙妈妈狠狠拧了一把孙翔的胳膊,成功阻止了他的下半句话。然后她略略蹲下身,柔声对小男孩说,“来,时钦。这就是你孙翔哥哥,快喊声哥哥好。”

“哥哥好。”肖时钦乖巧的说了一声,然后啪嗒啪嗒的跑回了屋里。

“哦,哦,你好。。”孙翔愣愣的挥了下手。

“我跟你说,千万别再跟时钦提他爸妈的事了,”孙妈妈低声说道,“就他一个人从车祸里活下来了,小小一个本来就挺可怜的了,你比他大,得照顾着他点,啊。”

“等等!你要让他在家里住多久!”一想到这个小小的,麻烦的孩子可能要和他共享一张床,一张书桌一台电脑甚至自己可能要接送他上学,孙翔心中的那些同情就被冲淡了不少。

“到上大学为止,”孙妈妈瞪了他一眼,“你屋里已经有一张小床了,你可别欺负弟弟!”

“他亲戚呢!为什么要把他扔到咱们家里来!”孙翔抓狂的压低声音大吼,“这不就是一个——”看到自己母亲母狮一样的眼神,孙翔不自觉的把最后的那个词吞回了肚子里。

“他没别的亲戚了,”孙妈妈叹了口气,眼圈红了,“妈妈是张阿姨最好的朋友,不能看着她的儿子不管啊。行了孙翔,叫时钦吃饭吧。你千万别欺负他啊。”

孙翔抓了抓头发,这算什么事啊。

他推开自己房间的门,那个小小的孩子坐在低矮的小床上,包裹在卡其色裤子里的小腿安静的垂着。听到自己看门的声音,才抬起头来目光安静的看着他。

“额。。。那啥,吃饭了。。。额,你叫什么?”孙翔本来准备抱怨几句的,比如放了张床后这个房间更小了啊,你晚上尿不尿床说不说梦话啊,但一接触到那小小的孩子的目光,他所有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我叫肖时钦,”小小的身影走到门口,口齿清晰的说,口气沉稳的竟不似一个五岁的小孩子,“你好,孙翔。”

【when he is 10 years old, you are 17 years old now】

“啊————!怎么停电了!卧槽完蛋了!我一定会被他们骂成猪队友的————!”孙翔把耳机一扔,抓狂的喊了起来。

“孙翔,你别总打游戏了,”肖时钦叹了口气,“叔叔阿姨一不在你就打游戏,好歹你也是个高二生。”

“小事情,我说了多少遍,要叫我哥哥!”孙翔口气蛮横的嘱咐了一句,倒在了床上,“算了算了,睡觉睡觉!”

“你作业写完了吗?”肖时钦叹了口气,摘下眼镜放在桌子上,发出很轻的咔哒声,“家里有蜡烛吗?”

“今天才周五!”孙翔不满的在床上转体360°,“蜡烛应该没有吧,我不知道!哎呀你就别管那么多了!就是你总操心这么多,才六年级就带眼镜的!眼睛多少度了?恩?”

“300多度吧,”肖时钦下意识的回答,然后他推开椅子摸索着要往外走,结果被孙翔一把拖住了,“你干嘛?”

“你干嘛?”孙翔声音粗重的反问了一句,“你要去哪?”

“找蜡烛啊,”肖时钦理所当然的回了一句,回答他的是孙翔拔高了一点的声调,“你别出去?”

“恩?”肖时钦回头看了一眼那人在黑暗中有些模糊的轮廓,“你不是怕黑吧?”

“怎么可能!”嘴上做着强有力的反驳,抓着肖时钦衣服的手却又用力了几分,“我是怕你撞着!”

“行行行,那我不出去了,”肖时钦知道这人的脾气秉性,这个时候还是顺毛才好,“行,我不出去了。。。等等你干什么!孙翔!放手!”

孙翔直起身,不顾肖时钦手蹬脚刨的挣扎把他拖上了自己的床,“害什么羞!”

肖时钦整个人身体都僵直了,像是一只被人拽了尾巴的猫一样,“你要干什么!”这是他从来到这个家起,第一次在另一人的床上躺下。

“我说小事情,你不是怕黑吗?两个人睡一张床就没事了吧!嘿!”身边一个热烘烘的东西贴了过来,伸出手臂把他搂住,“暖和吧?”

“这是夏天,”肖时钦吐槽,“所以不暖和,很热,还有,”肖时钦顿了顿,“你知道吗,你每次一紧张或者是害怕的时候,话就多的跟那个黄少天一样。”

“卧槽!”孙翔恨不得跳起来,“小事情你大爷!谁害怕了!”

“谁害怕谁知道,”肖时钦窃笑,挪了挪身体,“晚安,我睡了。”

“行行行,晚安晚安,”孙翔翻了个白眼,决定不跟这个比自己小了七岁的,还是个小学生的孩子计较,“你别尿床啊!”

【when he is 17 years old, you are 24 years old now】

孙翔躲在一棵书后面,压低头上的帽子,偷偷的瞄着那个红着脸的女孩和他义理上的弟弟,肖时钦。

“槽,太远了什么都听不见!”孙翔恨恨的骂了一句,“这节奏,莫非是表白?”

“你怎么来了?”

“卧槽!”孙翔的头发都快竖起来了,“小事情!你什么时候看见我的!”

“早就看见你了,”肖时钦扶了扶眼镜,无奈的说,“你放假了?”

“是啊,大学生的假期很长的,不像你这苦逼高中生!”孙翔嘿嘿的笑了,手无意识的抓了抓的鼻梁,“书包给我拿?”

“能不把我当小学生吗?”肖时钦恨不得翻个白眼。

“什么小学生!”孙翔怒道,“小事情,谁说你是小学生?!”

肖时钦有点不想跟他说话。

二货,到了什么年龄都一样二。

两人并肩走在蒸腾的夏日空气里,听着蝉鸣听着喧哗的人声车声,跨过漂浮的尘灰游荡的蜻蜓。孙翔买了两根小布丁,撕开包装纸递给肖时钦一根。他这才发现,本来小小的小孩子已经到他的肩膀了。

“刚刚那个女生,你答应了没啊?”孙翔看着身边人在阳光下呈金棕色的发顶,装作漫不经心的问。

如果他有了女朋友,会怎样呢?

“没啊,”肖时钦舔了一口小布丁,若无其事的说,“你那根小布丁要化了。”

“没答应?因为她长得丑?”孙翔嚼着一口雪糕,含糊不清的说,“还是因为太笨了?”

再笨也没有你笨了,“不是,就是不喜欢。”

“这么任性?有钱吗你就任性?”听到这个答案,孙翔暗自松了口气,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这种感觉,“那,小事情你喜欢什么样的啊?”

“你这样的啊,”肖时钦咬了一口手中的冰糕,漫不经心的说,“那你呢?”

孙翔手中的冰糕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然后他抬眼偷觑了一眼面部表情抽搐手腕直抖的孙翔,嘴角勾了一下,不疾不徐的朝前走去。

【when he is 27 years old, you are 34 years old now】

“冬天可真冷,一开水龙头就不想关上了,”孙翔把湿透的毛巾丢在一边,迫不及待的掀开了被子钻了进来,带进了一阵冷风,嘴里还不停的抱怨着,“这暖气也不开,让不让人活了。行了小事情,你去洗吧。”

“好。”肖时钦把手机放在一边,坐了起来,随手把毛巾捡起来走进了浴室。

等他出来的时候,孙翔已经摊在床上睡着了,看的肖时钦一阵无语。

你睡就睡吧,别躺在床当不当正不正的地方啊;你躺就躺了,还伸个胳膊伸个腿;伸就伸了,被子一半压在身体底下是要干什么啊?

肖时钦只好坐在床的边缘部分,盯着孙翔看。

“小事情你干嘛?”孙翔被一阵刺痛惊醒,皱起眉头盯着肖时钦看,“拉我头发干嘛?”

“你有白头发了,”肖时钦把手放到背后,“给你拔下来。”

“你们学管理的心都脏,信了,”孙翔瞥了肖时钦一眼,伸手抓住他反背到身后的那只手,“我看看。”

“我扔了,”肖时钦面不改色的继续胡编,“要不然你自己去捡?”

“你当我初中生啊耍着玩?”孙翔咬牙启齿的说,把肖时钦的手拽到自己面前,在手背上示威似的咬了一口,“算了,白头发肯定有。我都34了,唉,老了!”

“你还不老,”肖时钦捏了捏孙翔的手,也没见过哪个老人还去咬别人手的,“不过是要奔四十了而已。”

“你也快成三十多岁的大叔了,”孙翔反驳道,然后他笑了起来,抓过肖时钦的手在刚刚留下齿印的地方烙下一吻,“反正一起变老,谁都别嫌弃谁”

                                                                                  【End】



评论(5)

热度(24)

©晓筑 | Powered by LOFTER